不會溫柔

往宇宙撒把盐
今晚吃盐焗小星球

Double gun

Double gun/白魏

|双杀手AU

|强强设定

|都是瞎写的

 

 

 

 

 

 

 

1

“你今天,有点快?”

 

监控室内的男人从烟盒抽了根烟,慢悠悠地把Zippo拨出窜跳的火苗,然后深吸一口吐出漂亮的烟圈。双腿搭在桌上,他挑着眉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屏幕。

 

白敬亭正不紧不慢地把鞋尖上的血蹭在尸体的衣服上。殷红的一片血迹浸透了铺垫的白色绒毛毯,像芙蕖盛放出血红的花蕊。听到电流那端传来的声音,尾音带着点调笑的颤,白敬亭近乎轻微的冷笑,手上正擦拭着手枪,眼神却往房间左上方的红点看,无声做着口型。末了还舔了舔唇,嘴角勾起一抹笑,三分挑衅,七分色情。

 

“快不快你想试试?”

 

魏大勋看懂了,拿指尖抖了抖烟灰,这个傻逼,他对着屏幕里的白色背影竖了个中指。键盘的一阵敲打,按下“Enter”键的同时,记录被全部抹除,眼前所有方格屏幕出现了一个“X”,他忍不住吹了个流氓哨。这是他所有暗杀行动的经典结尾,而白敬亭偏执于在目标脸上用军刀刻“T”字。

 

“Culaccino等你”魏大勋在回复的同时往昏迷地上的人头上开了一枪,“Coming”

 

 

 

 

 

“你今天太冲动了”,魏大勋晃着玻璃杯里金黄色的液体,往白敬亭边上坐下的同时,扯松了领带。

 

白敬亭在魏大勋还未干倒监控室里的值班人员的时候就已经扣动了扳机。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应声倒下,暗红的血飞溅到男人身下脸色正潮红的男孩脸上。在他尖叫之前,就被白敬亭敲晕了过去。枪管抵着男孩的下巴,白敬亭有些不悦地皱眉。

 

太像了。白敬亭悄声踏进房间,刚瞄到正对着他,在男人身下承欢的男孩面孔时,眼神瞬间暗了下去。蓝牙耳机传来魏大勋格斗时的微微喘息声,手上青筋暴起,他想都没想就一枪结束了那个男人。昏过去的男孩仍皱着眉,潮红未退,眼睫打着颤,像海滩上濒临死亡的鱼。白敬亭哑声说了句“Done”,对着尸体又是砰砰砰的几枪,直到鲜血溅上鞋。

 

“我说,你受什么刺激了”魏大勋身上总有股不知名的香味,加上龙舌兰甜腻又凌冽的酒香,像股情愫的催化剂,卷席着往白敬亭鼻尖去。在魏大勋没来之前,他已经闷头灌了几瓶,可男孩的脸依旧清晰。他甚至联想到了魏大勋,伏在人身下的场景。原本好看的眉簇成山峰,眼眸染上情欲的红晕,白皙的皮肤布满咬痕与唇印。

 

操。他在心里暗骂,抬腿一脚踹翻了面前的玻璃桌,酒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酒吧暗红的灯光落在魏大勋的鼻梁,白敬亭起身揪着他的领带压向自己,“我以为,你被人上了,你信吗”

 

 

 

 

 

2

酒吧里的闹剧以魏大勋一脚踹开白敬亭,头也不回地离开告终。

 

这次任务的完成意味着他暂时与白敬亭解除了合作关系。魏大勋向来喜欢单独执行任务,对他来说对一个人就多了份累赘。而何把白敬亭介绍给他的时候,他多少有点吃惊,甚至是气愤。

 

他眯着眼打量逆光走进来的人,一幅好面孔,长得干净,乖巧的学生样,只是不苟言笑,看谁都是冷冷清清。来当诱饵的吗,魏大勋在心里冷笑。

 

“这是魏,代号X”何朝他抬抬下巴,魏大勋似乎感受到了来自那人审视的目光,裸露在空气中,沿着皮肤纹理,剖开骨肉,像一匹盯着猎物蓄势待发的狼。对上视线的时候,又是漫不经心的冷淡,仿佛刚刚扼住咽喉般的窒息感并不是来自这个人。

 

“白,代号T”他的声线倒是低沉得蛊惑,与这冷白皮格格不入。

 

何撂下一句“你俩好好合作,有事联系”就忙着走了,留下他们尴尬地干瞪着眼。鉴于任务期间他们要一同住在这个据点,而这个遭魏大勋无数次嫌弃的破地方,只有一个房间。“先说好啊,我睡床,你睡沙发”本以为身高可以撑点气场,魏大勋在满怀自信地步步逼近时,无奈的发现两人竟差不多高。

 

“哦?”白敬亭挑了挑眉,捕捉到那人眼底掠过未得逞的尴尬,他饶有兴趣地打量,湿漉漉的狗狗眼,面部线条凛冽,说话会牵动嘴角的梨涡。嘴角勾起笑,白敬亭玩味地挑起魏大勋的下巴,“我要是不答应呢”

 

 

 

最后魏大勋提出以掰手腕的方式决定谁睡哪里,看着对方瘦弱的小身板,魏大勋心里的算盘拨得啪啪响。开始的前一秒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收敛一点,省的把这位冰山美人的手给折了。

 

结果,差点折的是他。

 

魏大勋哪里想得到,这个看似柔弱的人手劲竟然这么大。他灰溜溜地把床具搬到沙发上,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着,想到那人在床上舒服地睡着就一肚子火,把白敬亭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那晚之后,白敬亭就没再回来,魏大勋也懒得问,接到何打来的电话说他有单独行动,去了阿富汗,他在嗯嗯哦哦的一顿敷衍后,就挂了。

 

对着镜子把湿漉漉的头发抓到脑后,稍长的头发用皮筋绑成小揪揪。仰头的时候,魏大勋的目光便落在了镜子里面脖子上暗红色的吻痕。昨天白敬亭咬得太重,到现在还未消退。这个疯子属狗的吗,魏大勋皱着眉摸上去,想着幸好今天不出任务,大热天的谁有病穿高领。

 

昨天的场景历历在目,白敬亭红着眼扯着他的领带,气息尽数喷在耳根。魏大勋咬着后槽牙骂了句“你他妈有病吧”,白敬亭反倒笑了,眼底却是淡漠的隐晦不清。魏大勋急着想挣开,却被白敬亭扣住了手腕压在身后,他伏在耳根,呼吸滚烫,“我就是有病”,下一秒就咬上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

 

 

 

“叮咚”出神间来了条短信,魏大勋看了眼忍住没说脏字,他看了眼镜子,看来得穿高领出门了。

 

“玫瑰计划”

 

【知乎体】你见过最奇葩的事情是什么?

你见过最奇葩的事情是什么?

/郝帅x孙弈秋

/乱搞我开心

 

 

答主:不配拥有姓名

2.1k赞同  666条评论

 

 

 

你们都让开,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事,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我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这个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就叫s和h好了。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怕是要被灭口……

 

 

 

————我是分割线——————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小组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啃下了一个大项目,公司当晚就开了个party要好好庆祝一下。这也主要是h和s的功劳。

 

开趴嘛就图个开心。这两位主人公也少不了被各种灌酒。别看h是个一米八几的东北汉子,没想到是一杯就倒的体质。在被我灌了不下三杯,再加上其他同事的劝酒,h就开始神志不清了。我就坐在他俩斜对面,看着h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我还以为他要干啥,结果他一个转身,就跨坐在了s的身上???

 

我当时震惊的把嘴里的鱼丸都吐了。

 

知道他俩平常关系好,打打闹闹地也没啥,但现在这气氛……h一个壮汉子硬是把自己塞进了s的怀里,头还软趴趴地窝在他的颈窝里,在s推他的时候,还“嗯嗯嗯”的撒娇??这是什么毛病??h在我们公司被无数少女封为第一A,虽然不太懂,听着像成绩很好的样子,但和现在这样明显不搭吧。

 

要知道s在我们公司是出了名的冰山,最讨厌的就是身体接触(也不知道啥毛病)当初把一个不小心碰了他的小姑娘骂哭的场景,在我们公司群里转爆了好么?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一群人已经捧起了瓜准备开吃了。

 

在s多次推开无果之后,h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挂在了s的身上。我可就奇了怪了,s推得可真敷衍啊,哪有人推头的???

 

 

 

就在我以为h已经睡死的时候,真正的好戏开始了。

 

我低头闷了口啤酒,抬头的第一眼就差点喷了,你猜我看到什么??h开始亲s的脖子!!

 

是真亲啊!带声音的那种啊!啵啵啵的!!

 

 

当时s的脸就沉下来了,我闭上眼睛想,这下h是完蛋了。我看着s皱着眉头躲,准备亲在脸蛋上的吻就滑到了嘴角……你能想象到全场倒吸冷气的声音吗?不少s和h的迷妹已经举起了手机,哦还有相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微笑.jpg

 

 

“为什么不让我亲!”没错,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了假酒一样的h开始捧着s的脸,气鼓鼓地责怪?整个人红的跟虾米一样,眼神迷离,嘴巴还嘟着,竟然有点可爱??苍了天了。“不让我亲,我就亲”然后对着脸啵啵就是两口。

 

 

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s的身上。冲啊我的秋哥!!!!抽他丫的,把他抽醒了!

 

 

然。并。卵。

 

灌了八九杯白酒都没醉没脸红的全场最刚的s,竟然脸!红!了!肉眼可见的,从脖子到耳朵,简直红透了。

 

是酒劲儿上头了对吧?不是被撩得羞红了脸对吧??告诉我!!!

 

 

 

我要秃头了。现在的直男是怎么回事?

 

 

“你要干嘛?”s清了清嗓子,制止住了h摸摸索索的手。

 

“好呀”h笑得一脸灿烂。

 

 

我???????????????????

 

EXCUSE ME!!??

 

我听不懂我真的听不懂我没有变黄我没有。

 

 

 

吃饱瓜的我们准备散场,我眼睁睁看着s一把把h拎了下来。刚刚咋没这力气呢??s套上了外套准备拉h走,然后,然后,我就听到了一声大叫:

 

“你抱我回去!”

 

又来了。下次打死我都不敢灌他酒了,什么人啊!我已经感受到了s眼里的杀气,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我回了他一个围笑。

 

“你抱不抱嘛”你能想象到一个大男人扯着人胳膊撒娇的场景吗?我看h又要把自己挂上去了,啧没眼看。

 

 

 

 

最后,s把h抱出了饭店。没错,是你们想象的公主抱。没想到s看起来这么弱不禁风,抱着个一米八几的人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毫无压力。我们俩把h一把塞进了出租车,还好一路没吐,只是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挎着s的手臂,大概离酒精中毒没多远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并没有!我真后悔怎么会陪s一起把h送回来。

 

h住的小区好巧不巧的电梯坏了,可把我愁得。我叉着腰琢磨着怎么把这个双脚打旋的二货搞上去,h就一把把s抱了起来。真刚,对了,h住七楼。我说,“要不拿来背吧,更省力”s摇了摇头,就抱着h上楼了。公主抱还抱上瘾了真?

 

我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忍不住唾骂这狗屁电梯。最后,终于爬到了!把h的脸抵在门上,我开始在h身上摸索钥匙,刚准备翻口袋就被s止住了。我?s的眼神有点暗,大概是光线的原因?他的语气冷冷的,“还是我来吧”哦。我收回的手在空中瑟瑟发抖。

 

摸索了老半天也没见钥匙,s皱着眉头啧了一声,“这个笨蛋”这语气怎么还有点宠溺??接着我就看见s很熟练地从一旁的盆栽下面拿出了钥匙。我当时??

 

s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猜的”

 

噢。我点点头。真厉害呀,这么熟练这么准确,好像都没思考过呢。我当时没多想,只一个劲儿地配合s把h推进家里。

 

 

终于到家之后,h想吐了。我和s在厨房准备醒酒的东西,等我到了厕所之后,我居然发现里面没人。我慌得一批,好端端的人咋会不见?然后,然后我就听到,在h的房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我赶紧跑过去,就看见——

 

 

h跪在地上,面前是拉开的床头柜。他一头磕在柜面上,还在闷头使劲的到处按,想冲水呢吧?我肯定没笑,我真的没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哈哈哈哈哈或或哈哈哈哈???

 

 

 

 

最后还是s揪着h的领子把他拎上了床。我俩合力按着他换睡衣,结果刚碰到他,h就激灵一个起身,转身抱住了边上的人。

 

恩不是我。是s

 

而且当时s是半跪在床上的,你们猜h的头在哪里??

 

嗯是你们想的那样。敏。感。部。位。

 

呵呵哒。当时的空气如同寒冬腊月般的凛冽。

 

s转头看着我,开始卷袖口。面无表情,朱唇微启,只说了两个字

 

“抽他”

 

 

 

 

 

 

 

第二天,h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来公司。我在茶水间偷偷听到h的声音,好像是冲谁撒娇,“我身上好疼”接着是呜呜的抑制声。然后我看见h和s一起走出来,再眯眼看,h的嘴巴还有点肿。

 

后来,我同事跟我说,他们在一块了。

 

哦?噢。

 

 

万物生长/灿勋

万物生长

 

 

 

 夜色沉了,星河跟着落幕,六月的风浮动了天上星月。路边的樟树叶隐隐绰约,碎落的剪影,远方的耳语,草丛的鸟鸣,河面浮动的光。

 

他们并肩走在六月的夜风里。

 

“吴世”他叫他。

 

“嗯?”正吃着鱼丸,吴世勋满嘴塞得脸颊嘟嘟,眉间皱起小山峰。拿鼻音去应,张嘴又咬下一颗,他偏头转向他。

 

“咔擦”是快门声。相机后面的朴灿烈笑得狡黠,星光正落在眼眸。他皱皱鼻子,眼角的纹路跟着生动,撇着嘴,“世勋怎么这么可爱”

 

吴世作势要打,“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啦,才不……”可爱。还没说出口,就被朴灿烈捏着住了下巴,俯下认真地看。

 

可看就看嘛,为什么凑那么近。吴世心跳有点急,也许是夜色撩人,更许是哥哥的呼吸过分炽热。朴灿烈的指尖是音乐人的,粗糙带着茧子。现下摩挲在猫猫细嫩的后颈,吴世勋有些战栗,然后耳根跟着红。

 

“嗯,是真的很可爱”朴灿烈的呼吸停在一英尺的地方,他们抵着鼻尖。“但不想让别人看见”尾音带着委屈,吴世勋看见朴灿烈湿漉漉的眼睛,纯粹干净,眼底的尽是少年的欢喜。

 

他把头埋进吴世的颈窝,声音闷闷地,头跟着摇晃,“不要别人看见我世勋的可爱”双臂圈住猫猫,有些强硬固执的,“世勋是我的呀”

 

一时哽住。吴世勋摸了摸灿烈的头,终是在发顶落下一吻。缱绻的爱意,谁又不想。把所有的欢愉只透露给你,捎给风,住进你的森林。可是呐,散发可爱的家伙才会让更多人喜欢吧。吴世勋也想,把自己美好的一切,只给哥哥呢。

 

“哥,我把吻只留给你,好么”

 

 

 

到家之后,吴世勋才看见朴灿烈在ins上发了自己的图,配文【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万物命理,人偏自私又无理。说属于,可千万人也喜爱你。但众人喜欢的你,却独生长向光,生长向我。

 

 ——————————————————————

*瞎写  其实就想表达,哥哥很想私藏住吴世,但又想吴世有更多人喜欢呐

*太久没写灿勋了www

 

 

 

 

不吃香菇

不吃香菇

|白rap x 勋外卖

|瞎写漏洞多

 

 

 

 

 

白rap在满怀期待打开饭盒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送外卖的死定了。

 

这到底是香菇炒饭还是饭炒香菇?还会有人点这个吃?白rap的第一个反应是他被人耍了,没错就是那个送外卖的!

 

难不成是黑粉投毒?凭着帅气的脸蛋和嘴炮天王的实力,白rap自是红透娱乐圈的半边天。喜欢的多喷的人也不少。况且他不能吃香菇的事情老少皆知,“投毒”就更实锤了。白rap皱起眉来细细回忆,当时光顾着肚子饿没有注意看,况且那人还没摘头盔(?)

 

空着肚子白rap越想越气,在原来的店里又下了十单,就不相信钓不到鱼。

 

 

 

 

 

勋外卖盯着自己的盒饭有点傻眼。明明准备了香菇炒饭,眼前的大鸡腿和红烧肉哪来的?四周都看遍了,旁边也没见到海螺姑娘。

 

一个激灵起身,勋外卖意识到,是拿错了。

 

给MG公司送盒饭是勋外卖最期待的。谁能想到一个一米八几的东北汉子,也跟小姑娘一样饭上了白rap呢。勋外卖也没想到今天白rap会亲自来拿盒饭。头蒙在头盔里,勋外卖觉得有点缺氧,只敢盯着脚尖看,脑袋一片空白地递过盒饭,却无意中把自己的午饭混了进去。

 

正愁怎么办,手机就响了。又要开始工作,勋外卖瘪嘴揉了揉肚子,嗯?MG公司?

 

 

 

 

 

白rap站在门前换了好多种姿势。是叉腰有气势还是叉手臂看起来更刚?还没想好,门就被敲响了。

 

还挺快。白rap沉着脸开门,最好别让我逮到你。

 

 

还真是。

 

虽然没见过脸,可那特别的粉色头盔白rap倒是没忘,哦还有白嫩的手臂也亭印象深刻。见那人低头拎着盒饭,白rap皮笑肉不笑,“帮我放在桌上可以么”

 

勋外卖呆滞了一下,点点头。把东西放在桌上,勋外卖转身回走才发现白rap正靠在门上,一脸阴沉地上下打量他。

 

“把头盔脱了”白rap朝他昂了昂头。

 

勋外卖有点懵,但还是照做了。

 

送了一上午的外卖,早已是大汗淋漓。短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耳鬓,勋外卖的脸也是红扑扑的。嘴唇晕着一圈亮光,看得白rap有点口干舌燥。他步步逼近,勋外卖不知所措地往后退,最后被围在桌子和白rap之间。

 

“黑粉?”白rap皱着眉头,发现自己的语气没有想象中那么刚。眼前人无辜摇头的样子居然有些可爱。白rap在心里狠狠痛骂自己,逼自己把勋外卖的脑袋看成香菇。

 

“你叫什么”

 

“勋…勋外卖”

 

“你给我送香菇炒饭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果然“香菇效应”,白rap满意地发现勋外卖被自己吓到。一双清亮的眼睛湿漉漉,睁得圆圆的。耳朵红透,连手臂都有些粉。

 

勋外卖本来就因为见到白rap紧张,现在居然说上话,舌头都打结。“我我……我拿……拿错了,没……没有恶……意意”

 

其实白rap在看到勋外卖的时候,心里的气早消了大半,毕竟虽然刚,但对可爱又好看的人凶不起来。嘴上处处不饶人,却是怀着挑逗人的心思。

 

他又一步靠近,把双手撑在勋外卖身后的桌上。勋外卖就被死死地禁锢住。白rap的眼前是勋外卖红烫烫的耳垂,以及仰起脖子的优美线条。

 

“那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嗯?”白rap的声音低了八度,直敲勋外卖的耳朵。勋外卖整个人像被蒸熟的龙虾,连眼尾都浸渍着水润润的红。

 

“后……后面……”

 

白rap滚了滚喉结。

 

“有你订的外卖”

 

“今天我不吃外卖”白rap咬牙切齿。他伸手挑勋外卖的下巴,盯着他红润的嘴唇看,“我想吃甜的。”

 

哔—————————————————————

 

亲/不亲?

 

 

 

 

 

往后余生

往后余生/白魏

文/树川

 

*兄弟设定

 

 

 

 

 

 

1.

魏大勋赶到酒吧的时候,白敬亭已经倒在位置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下意识地皱眉,眉间堆蹙成山尖,嘴唇抿着,脸部线条也冷峻了。随之站起来的人有些无措,瞥了眼低气压的魏大勋,试着把白敬亭拉起来,“大勋哥,你来了”

 

嗯了一声,魏大勋上前拉过白敬亭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你先走,我带他回去”

 

白敬亭还赖在位置上不肯走。酒精的热度烧得头晕脑胀,整个世界都颠倒眩晕。他脸颊潮红,连带耳尖也炙热。魏大勋想把白敬亭一把拉起,可撒了酒泼的人力气也大,非但没有成功,反倒是被白敬亭一手扯过,人就顺势倒在他的身上。

 

白敬亭炙热的呼吸带着醉人的酒味,刚好喷洒在他的颈肩。魏大勋推就着想起身,就听见白敬亭在耳边喃喃低语,就重复着三个字,带着醉酒的含糊,可又是清晰地敲在魏大勋耳边,说得缱绻又温柔,字字萦绕,他说“大勋哥”

 

 

 

 

 

 

 

终于半拉半拖地把人从酒吧里弄出来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这点儿应该是没有出租车了,魏大勋抬头望了望今晚的夜空,稀疏落着几颗星。他叹了口气,认命地把白敬亭往身上背,好在这里离家并不是很远。

 

深夜的空气有些稀薄,连吹来的风也带着点凉意。背上的人大概也被风约莫吹走了些醉意,伏在魏大勋的肩头开始蹭眼睛,又偏头闻了闻他的脖颈,声音有些沙哑,“大勋哥?”

 

“嗯”魏大勋把白敬亭往背上托了托,微微偏过头,“好点没有”

 

嘴唇若有若无地蹭过脸,白敬亭轻轻嗯了一声。头埋在颈窝处,白敬亭的声音闷闷的“我们去哪儿”

 

魏大勋闷声笑了,眼底却是星光投下的温柔,“还能去哪儿,回家”

 

他们走在月光下。影子被路过的灯光拉长又缩短,好似冗长的岁月,也能被时间缝补上距离。春风沉醉,星河也跟着烂漫,落在两人的肩头,共同披带着年岁。白敬亭说“哥,想听往后余生。”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忘词了”魏大勋笑得腼腆。

 

目光所致也是你,哥。白敬亭勾了勾唇角。

 

 

 

 

  

突如其来的吻急促又温热,像一场夏季的暴雨,裹挟着燥热的风和成片的云,魏大勋便是那只被淋湿的猫。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唇间相触。魏大勋半搂着白敬亭的腰在玄关处换鞋,还没来得及开灯,本就站得摇摇晃晃的人便撞进他的怀里,魏大勋刚一抬头,嘴唇上便是温热的触感。心跳加速了数倍,魏大勋直直愣着,任由白敬亭的气息沾染。

 

白敬亭把他抵在墙上,一手扣在魏大勋的后脑勺,发烫的手遇上凉薄的后颈,好似滚烫的岩浆汇入了幽蓝的深海。他是近乎蛮横的,舌头抵开齿贝便往温热的口腔里横冲直闯,魏大勋几乎是笨拙地小心回应着,舌尖扫过上颚,绽开酥麻的花蕾,探触每一寸地方,沦陷在情欲的深海里。

 

周围的温度徒然上升,口腔里的氧气被通通截取,魏大勋喘着气别开了头。“哥”他听见白敬亭呼在耳边的气息,再偏头看时,白敬亭已经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2.

白敬亭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头有宿醉的痛,太阳穴突突的跳,他直伸手去揉眉心。关于昨天的事,仅仅是一小截一小截的片段在回放。他记得昨天和魏大勋赌气,就约了同学去酒吧喝酒,他一个人闷着头灌了整整一箱,脑子里都是和魏大勋吵架的画面。再后来,就是魏大勋来了,好像还沉着一张脸,声音也沉沉的。他依稀记得魏大勋给他唱了往后余生,在回家的路上。

 

“醒了?”

 

魏大勋进了房间就看见白敬亭呆坐在床上。他拉开窗帘,开窗透气。阳光便跃了进来,今日是极好的晴天。明亮里能看见灰尘起起落落地漂浮,几缕斜着落在魏大勋的脸上。白敬亭迎着刺眼的光线,微微眯了眼,他抬手遮了遮,声音低沉沙哑“哥,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魏大勋半弯着腰在捡扔在地上的衣服,搁在手臂上,“去洗下脸,我在做午饭了”

 

白敬亭花了几分钟洗脸刷牙,从房间出来到客厅,瞥见魏大勋正在厨房炒菜。他穿着蓝色的衬衫,袖子挽起,手臂的线条顺滑又柔和。魏大勋头发有点长了,顺下来的头发半遮到眼,从白敬亭的角度来看,后脑勺翘着呆毛,整个人渡在阳光下,温顺又温柔。

 

“吃饭吧”魏大勋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身上还穿着围裙。白敬亭饿了一上午,胃口自然是好。饭菜满满塞了一口,嘴巴吃得鼓鼓的。魏大勋给他舀了一碗鸡汤,“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他抬头看了眼白敬亭,“醉了就跟个小畜生一样”

 

白敬亭笑得喷了饭,魏大勋也低着头闷声笑了,眼底却看不清情绪“爸爸今天打电话,说三天后回来”

 

 

 

 

 

本来魏大勋和白敬亭说好下午出去打球,无奈突然下起了大雨。

 

白敬亭站在窗边,看街道上大雨如注。楼下的香樟树在风雨中摇曳,绿叶一层一层地涌动,像千帆越过小重山,一叠复一叠。雨水悬落在叶面,顺着叶脉滚动,接着汇入进地面的水域。“怎么办”他看了眼正在收衣服的魏大勋,“要不看电影吧”

 

外面的雨水滴在栏杆上,随即旋开水花。魏大勋的头发沾了朦胧的水雾,软软的搭在额前,“好”他冲白敬亭点了点头。

 

白敬亭左挑右选,最后选了部叫《时空恋旅人》的爱情片。“听说蛮好看的”白敬亭对上魏大勋的眼,“而且下雨天适合看爱情片”他勾唇笑了笑。

 

他们一块窝在沙发上,魏大勋还拿了条毯子,两人分铺着。窗外雨声依旧,白敬亭斜靠在魏大勋的肩上。爱情片总是欢笑中夹着些许的眼泪,仓促的青春岁月被一帧一帧地铺摊开,任由时间去沉淀与打磨。

 

影片中男女主在暴雨中的婚礼是最令魏大勋感动的,结尾他们勾着手在街道上走,阳光在身侧,路上行人万千,他们就这样走着,仿佛能一起走完彼此的人生。魏大勋鼻子一酸,眼泪也跟着涌上来,他偏头看了眼白敬亭。彼时天色已经暗了,屋里还没有开灯,仅是屏幕上的光落在他的侧脸。少年眉眼依旧,可也藏了点成熟。鼻子挺挺,下颌线又锋利,直直斜拉入鬓角,下巴好像有了青色胡茬。长大了啊,他的小白。他想伸手去摸一摸白敬亭的头,可终究只是抬了抬手指。

 

“如果有这种能力,哥想回到什么时候”白敬亭偏过头问他。

 

魏大勋的眼睛湿漉漉的,眼底是熠熠星河,看人的眼神总是一片温柔。他悄悄抬手抹了下眼尾,“昨天吧”

 

“和我吵架的时候?”白敬亭看着眼角泛红,眼底藏着湿漉漉的光,却又拼命掩饰的魏大勋,顿时心底一片柔软。他伸手给魏大勋抹眼泪,又去顺他的呆毛,“哥你咋还哭上了”他摇着头笑,拿指尖点了点魏大勋的鼻尖,“以后咱不吵架了行不”

 

魏大勋只是笑,没有接话。外面的雨声渐停,飘起朦胧的烟雨。远处青山的山尖隐在云雾之下,森林被迷雾包裹,就像是莫名的情愫,只能化为岁月的山河,在生命里流淌清澈。

 

是想回到,你吻我的时刻。

 

 

tbc

——————————————————————

*同父异母的兄弟

*时空恋旅人真的超级好看,墙裂推荐

 

姐妹们来磕糖啊啊啊!!
10.15日是小白生日啊!!小魏反应超快的!一直瞅小白!!
当初看的时候都没发现😭
我爱了!
山花is  rio  💛💚💜💙

小魏哥哥您真的是太可爱了♡
摸摸头!姐姐保护你鸭!!

【知乎体|山花】被人死亡凝视是什么体验

 

被人死亡凝视是什么体验?

 

 

本来是有图的可是弄不出来[哭]

走走链接趴https://pan.wps.cn/l/ss4c09t

 

———————————————————— 

 

4.2k赞同   答主@东北一只萌熊

 

 

 

 

 

 

 

看到这个问题我只想先抱住自己痛哭一顿,我觉得被死亡凝视落下的风寒到现在还没好,真的。

 

先说说故事的两个主角叫wdx和bjt(哦忘了说,在三个人的故事里,我永远都不配有姓名的)

我是先和wdx认识的。因为我们都被叫做大本营的亲儿子上次同台了就认识了。我俩关系还不错,私底下打游戏借钱(主要是他向我借)啥的,他对我挺好的,就是很抠门有点抠。

 

再说bjt。首先谢谢他对我得风湿的鼎力相助我们是在一档综艺节目里认识的。我记得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长得蛮好看,性格挺好,对人挺大度的。我现在真想敲死以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他大度的。

 

 

 

先说一件事吧。

 

那会儿我们一块录综艺,有一期节目让我们在吃饭过程中让对方完成指定的事情。本来一切还蛮顺利的,我坐得离他们都远,我一个人吃得可高兴了。谁知道wdx为了完成啥任务,跑我这儿来坐了。不出一会儿,bjt就冲志颖哥说“我走还不行吗”走着走着就坐在我俩中间了。我当时还不清楚他的“为人”,还冲他笑笑。

 

过了会儿,wdx突然给我夹了样菜,我当时没啥感觉,张口就吃了。(给盆友夹口菜不老正常了吗!)咽下去之后我就感觉有点冷,特别是脸。我想这大夏天的哪里来的冷风呢,但也没在意。等节目播出以后,我看这期时,才后知后觉。在此鸣谢bjt同志给我带来的夏季凉爽[笑不出来

 

就吃口菜!吃口菜!怎么了!!

 

哦说到吃菜,我又想到了喝奶的事。

 

有回节目组请我们吃香港豪华早餐。我们小乐哥给我们拿了蛋挞,我超开心的。结果wdx这货居然想抢!我当时就是一顿暴打给他塞了口奶(一天不喝黑黑我就浑身难受)结果我背后又凉了,汗毛都竖了!我记得我就握着wdx的手腕,给他喝了口奶啊!握着手腕而已,着手腕,手腕,腕。哦,我懂了。

 

谁来救救我吧,我容易吗!bjt哥哥!就喝口奶!就握了握手腕!我都没碰到皮肤!!

 

 

 

还有一件事。也是在录制这个节目。在此谢谢24hours

 

有回我们比赛轮流画画,然后队友猜内容。我们本来是胜券在握的,妥妥的赢的。结果我们队长,就小志哥,居然给wdx他们那队放水!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啪”地声拍了桌子,转身就走,我不录了(胡day那货居然不拉我,我多没面子啊!)我发现真没人喊我,就又走回去了[dog]

 

然后wdx就走过来了。扯着我的衣服(划重点)嘲笑我,我气得都变冷了。顿时冷飕飕的,特别是当bjt挤进我俩中间的时候。我那时想应该是天黑了的原因吧,该穿暖和点.

 

我又是一个后知后觉,敢情连wdx碰别人都不行是吧。sls我为您鼓掌,啪啪啪的

 

 

说到胡day我很欣慰,他也是和我共同经历过bjt牌死亡凝视的人

 

就拿一次来说。

 

wdx和胡day在玩游戏,要看到对方藏着的字牌。胡day人高,力气也挺大的,wdx跟他站一块活脱脱的妙龄小少男。我正喝着黑黑发呆呢,就听见“嘶”地一声,胡day当众把魏大勋衣服扒了。扒了。

 

我一个立马就看向bjt,真想再来桶爆米花。他整那儿笑得嘴角下垂,褶子僵硬,眼里放寒气,和旁边傻笑的乐哥一对比,嗯真有趣。

 

后来胡day跟我讲,他要去做个推拿,说后背疼好多天了。我说是不是凉飕飕的那种,他捣头如蒜。我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肩膀,“你大勋哥自带寒气,会传染的那种,千万别碰他。”

 

完了过几天,胡day微信骂我是骗子。他说他跟wdx讲句话都会觉得冷

 

bjt是魔鬼吧??您快把wdx锁起来吧关家里吧!

 

 

 

我不想回忆了,太累,太冷了我就真的再说最后一件事(敲黑板)

 

 

大家知道我是中华小曲库,管你啥时代的歌都信手沾来。

 

有回导演组丧心病狂,让我们倒着听歌,猜歌名。我这人设可不能崩阿,回回跑前头找麦克风,不知道也得先装。

 

wdx跟我一样,我俩找着麦克风就杵在哪儿整啥玩意儿呢,我搭着wdx的肩膀一脸崩溃。

 

然后bjt就走过来了,贼快的那种,他原本站在最角落。然后,然后!下一秒,他就硬生生地把我搭在wdx肩膀上的手扒了下去。扒了下去!

 

生扒啊姐妹们!!!又快又准又强硬的那种!他顺便喊了声“春天里”春尼玛阿春,老子是东北第一萌熊,也是有脾气的好么!!

 

我的手在空中瑟瑟发抖了,最后被我默默揣进自己的怀里。

 

我是有脾气的人

 

有脾气的人

 

有脾气

 

 

 

 

敢问小魏哥哥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吹爆我哥♡

ps.  sls可以把你男盆友让给我嘛[滑稽]